澳门巴黎人娱乐场

[大安法师] 发表时间:2019-02-10 作者:大安法师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临终一念,莫存侥幸之心(视频版)

 

临终一念,莫存侥幸之心(文字版)

  阿祈达王临终,为驱蝇人以拂拂面,一念瞋心,遂堕为毒蛇。一妇人渡河失手,其子堕水,因捞子故,与之俱没,以慈心故,得生天上。夫一念慈瞋,天畜遂分,则此临终之缘生一念,可不慎乎?

  苟以此心缘念弥陀,求生净土,得不见佛往生乎?但此一念,不可侥幸而致,必须存之以诚,操之有素。是故吾辈于此一句弥陀,千念万念,以至终日终年念者,无非为熟此一念而已。果得一念纯熟,则临命终时,唯此一念,更无异念。智者大师云,临终在定之心,即净土受生之心。然唯此一念,更无异念,非在定之心乎。念果如是,不见弥陀,更见何人;不生净土,更生何处。只恐吾人自信不及耳。—— 彻悟大师《彻悟禅师语录》

  我们决定到哪个地方去,都是由念头牵引的,所以念头是好念头还是坏念头,我们一定要把控住。这里举出两个公案:

  临命终时,有一个阿祈达国王,他还是一个佛教徒,优婆塞,受过五戒,是一个护法居士。他在临命终时,旁边有一个侍者,帮他驱脸上的苍蝇。可能那个侍者站在那里很久了,有点疲劳,就打瞌睡,一打瞌睡,他是拿着拂子赶苍蝇,一下不小心,拂子就掉到了阿祈达国王的脸上。一掉到脸上,这个国王就生气了,生起一念瞋恨之心,就在这一念瞋恨心起来的时候,就断气了。这一断气,带着这一念瞋恨心就堕到毒蛇里面去了。

  所以临命终时,确实要照顾到那个病人,临命终时不要让他生气。他一生气,因为最后那一念是非常有力量的,非常猛利的。这一念,如果是一个善人,他这一念是恶念的话,它能把他一辈子的善事全都推翻,随着这个恶念去轮转。反过来说,一个恶人,一辈子造作了很多恶,如果临命终时是一个很好的念头,都能抵消他一生的恶行。所以临终时的这一念,最后这一念,就叫大念大心。他这一念没有把握住,就成了毒蛇。

  还有一个公案,是一个妇女,这是出在《涅槃经》。这个妇女,她有一个小孩,当时自己的家乡遭受饥荒,饥荒年代,她就出去逃荒,在外面生了一个小孩。过了一两年,她听说自己家乡饥馑的灾难过去了,地方也丰收了,可以生活了,就准备回到故乡去,背着她的儿子,要穿过恒河。正好恒河水涨起来了,她渡恒河的时候,不小心失手,一下子把儿子掉到河里去了。当时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救她的儿子,哪怕自己同归于尽, 也一定要把她的儿子救出来。就这一念的慈爱之心,虽然她没把儿子救起来,她跟他的儿子一起淹死在恒河里面,但是由于她临终这一念慈心,她当下就生到天上去了。这个女人,她一辈子是一个比较恶的女人,由于临终这一念慈心,生到天上。阿祈达国王,他一生是一个善人,然而临终一念是瞋恨,堕到了毒蛇。所以你看,就是临终那一念,是慈悲的一念,还是瞋恨一念,就决定了他一个到天上,一个到畜生道,就分开了。

  从这个例子表明,临命终时,缘起的这一念是要非常慎重的。

  从前面的两个公案,引申到临命终时,缘生之一念,导引到什么地方,是非常重要的。这是我们生命轮转过程当中,必须要了解的一个事情真相。

  有鉴于此,我们就得用现前一念来系缘在弥陀的名号上。当我们在念佛的时候,要体会到阿弥陀佛救度我们的悲智,以及给我们提供的方便。因为我们现前这一念,是最难掌控的,它是心猿意马,到处乱跑。一般它所奔跑的场地,都是五欲六尘,都是轮回里面的境界。我们想把它系缘到另外的境缘,都很难。阿弥陀佛知道我们念头难以把控,就是我们无性缘生,虽然是当体即空的空如来藏,都是我们缘生出来的,被五欲六尘境界缘生出来的,都是不好的念头,无不是恶,无不是罪,自私自利,非常狭劣,贪瞋痴慢疑充满。所以,这个系缘的境界就非常重要。

  净土法门,就是让我们转换一个境界。不是叫我们去无念,因为众生做不到无念,做不到无相,做不到无住,所以还是让我们有念、有相、有住。什么相呢?你念阿弥陀佛的音声之相,这是一个真如法界,我们的心系缘在弥陀名号当中,就能够缘起西方极乐世界的境界。系缘这句万德洪名,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这样的因,就会导致临命终时,见阿弥陀佛前来接引,拿着莲华,我们的神识安稳坐在莲华当中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果。

  所以,这个心系缘在弥陀名号当中,这一念,一定要把它控制住。

  但临终这一念,不是侥幸就能达到的,一定要平时存之以诚,用至诚心,用恳切心来念这句名号,而且要训练有素。就好像射箭,开始射不中,不断地训练训练,训练到你每一箭都能中的。

  所以,要把这个阿弥陀佛念头念熟,一定要用至诚心去念。你用肤浅的心、懈怠的心,都很难把这句佛号念到我们的内心深处去。这个存之以诚,就是用深心在我们的阿赖耶识里面熏习一个念佛的种子,佛号的种子,要念到、达到不念自念的程度。

  古往今来,很多念佛行人,他念得很熟悉。他真的就是,他在不念的时候,内心都有一句佛号出来。而且,念得很熟的时候,都能够转耳根,你听到的风声、雨声、钟鼓声,都是阿弥陀佛的声音,它是能转的。这都要存之以诚,操之有素。

  诚,具体就是指深信切愿,是用至诚心厌离娑婆,欣求极乐。然后每天或一万,或三万,或五万,或七万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就这么念,全身心靠倒这句南无阿弥陀佛,就好像靠倒一座须弥山一样。对着我们所有的烦恼、魔军,用这句名号作为金刚王宝剑,就能够使我们所向披靡。所以这句佛号——南无阿弥陀佛,谁都能念,但要念得操之有素,念得如浑钢铸就,是要以我们的信愿恳切作为背景、作为动力,去驱动的。所以,每天念几千声、几万声,以至一天到晚念,一年到头念,念这佛号,最终无非是使这临终一念非常纯熟而已。

  因为我们轮转六道,最终决定的是这一念,我们能不能往生,也是决定在这一念。我们就要把这句南无阿弥陀佛的念头,念得非常熟,念得具有力量,念得在我们阿赖耶识的各种种子里面,它的力量最重、最大、最深、最切,它就最先可以出来。

  祖师大德在信愿行里面,首先要解决信愿问题。信愿解决之后,一定要把信愿具体落实在行持当中,具体就落实在这一念,把它念熟。

  为什么要强调这个熟字呢?由于这句佛号开始对我们来说,很生疏。作功夫,就要有个转换,熟处变生,生处变熟,要进行这个转换。对我们凡夫来说,佛号很生疏,五欲六尘对我们很熟悉。所以我们在那里一打妄想,不需要自己勉强,这些妄想就来了,东家长、西家短,妻儿子女,功名利禄,这些都来了,它很熟,不请自来。你要让我们念佛,那不容易,一定要卯足劲来,非常勉强,依众靠众,建立法会等等方法,才能够把这句佛号提得起来。要么他天天想的都不是这句佛号,都是他认为很重要的事情,无非就是世间轮回的一些事情,五欲六尘的事情。所以,对一个净业行人,一定要把五欲六尘的熟的念头变生。怎么变生?一个是要产生厌离心。你一想这些,马上想到这是梦幻泡影,想它干嘛?有时候冤家对头来了,你也不要把要报复的念头熟了,也要生疏,“哎呀,我都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了,我不要跟他计较。”碰到那些五欲的境界,对我们很有诱惑,你就想:“我是西方极乐世间往生者了,还要去贪这些东西干嘛呀?”你得慢慢用种种方法,对这些五欲六尘的东西,把它变得生疏。然后,熏习西方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,每天想到西方极乐世界是我的故乡,是我的宝所,那里有慈悲的父母在等待我们。要把它变得亲切、熟悉。当这个熟悉的时候,马上出来的就是这句佛号。

  但很多人由于不熟悉,出来的就不是这句佛号,在关键时刻,都不是这句佛号。

  原来我在北京的时候,有一个居士,有一天到我家来,他说:“哎呀,我念了十多年佛号,最后发现我还是不行。”因为他平时退了休,还搞了很多东西,又是参加老年大学,又练书法,又搞这个,又搞那个。有很多学佛是口头上的,他心里是装着很多他认为应该干的事情,实际上都是很没有必要干的事情,他都要去干。这样出现了什么情况呢?有一天,他骑自行车,忽然要发生一场车祸,那辆车就向他开来,要碰车了,就在这万分危机的时候,他出来的是一句什么呢?“我的妈呀!”他大叫“我的妈呀!”当时这辆车正好紧急刹车,没有撞到他身上,他就倒在地上,也没有大事。但事后他回想:“我学佛十多年了,为什么这个时候不是一句阿弥陀佛出来,是我的妈出来?如果车真的撞上来了,我的妈救不了我啊!她是凡夫,惟有阿弥陀佛有能力救我啊!”所以他就觉得自己不行。他倒是觉悟了,觉悟了之后,他就说:“我把一切爱好全都放下,专门来念佛。”

  有些外道的修行人,他们也很重视这个念头放在什么地方?我们看甘地,《甘地传》,他是婆罗门教的,争取印度在英国殖民地统治下的独立,非暴力主义的,最后争取了印度民族的自决和独立,所以印度把他称为国父。他确实是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,他为了和解婆罗门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的矛盾冲突,作调解,引起了婆罗门教比较激进的分子对他的憎恨,就要谋杀他。甘地是死在自己的婆罗门教教徒手上的。婆罗门教的一个教徒在甘地正好讲完经之后,在回来的路上,冲上去拔出手枪,面对面的射击。甘地在这个情况下,没有任何的恐惧,他还是面带笑容,连中几枪。他在这个时候,都在念着他的神的名字,“拉姆,拉姆,拉姆,拉姆,拉姆(音)……”念着“拉姆”这个神的名字躺下,倒在地上的。那你看,甘地还是了不起啊!他这个念头很熟啊!他没有瞋恨,也没有害怕,面对枪口就是“拉姆,拉姆,拉姆……”试问我们自己面对枪口能不能面带笑容,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 ……”你开枪打死我,正好我到西方极乐世界去。可能,说不准不熟悉,如果面对乌黑的枪口,“我的妈呀!”赶紧抱头鼠窜,是吧?这都是要功夫的,不是口头上说的。关键时刻,生命到来的时候,你能不能稳如泰山,就是阿弥陀佛?而且对对方不瞋恨,面带笑容,对他生怜悯心,“等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成佛以后,我要度他。”

  所以,存之以诚,操之有素,这是我们做功夫的秘诀。

  具体到一天到晚,千念万念,终日终年念,就是要使这句阿弥陀佛的念头非常熟。在任何时候,乃至生命的紧要关头,就是这句阿弥陀佛现前。如果我们净业行人真的对这句阿弥陀佛的念头非常纯熟,不是一般的熟,是纯熟,里面不夹杂其他任何念头。那么,临命终时,就这一念,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。

  现在各地,无论寺院还是居士团体,都很重视临终助念。临终助念就是帮助我们念佛行人在生命的最紧要关头,你把这个阿弥陀佛的念头提起来,不能有其他的念头。我们有很多心里牵肠挂肚的事情,你都首先要把它完成。你的遗产处理、债务的处理、家亲眷属的处理,什么情况你都把它处理完,然后万缘放下,什么都不管,天塌下来都不管。你不能有其他任何念头,就是这句阿弥陀佛。

  所以助念团为什么在关键时候要告诉他的家亲眷属,你既然让我们来助念,这个病人、亡者就由我们来处理。不能到了关键时刻,家亲眷属在那里哭哭啼啼,在那里问这问那,这都不行,动念头。你哭哭啼啼,动他情爱的念头啊!

  原来有一个老居士,优婆塞,他在临命终时,本来也是比较有正念,结果他的妻子就在那儿哭哭啼啼,“哎呀,你走了我怎么办呀?我怎么活呀?我怎么怎么的……”哭得他也觉得“是呀!”就带着这一念情爱之心断气了,成了他妻子鼻子里面的一个虫了。他的妻子还在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,最后鼻涕下来,那虫也带下来了,她就甩在地上,准备用脚去踏那个虫。这时候一个证果阿罗汉看到了,说:“你不要踏这个虫,你知道这个虫是什么?就是你的丈夫啊!”这一念情爱,可得了啊?所以临终助念对我们现在的众生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实际上,助念的方法从古印,很远很古老的时候就开始了。古印有一种方法,临命终时,他要作随佛往生想。他有一尊佛像,佛像就在病人的前面,然后用一根彩线,一个线头连在佛的手上,另外一个线头就握在病人的手上,病人就想着:“佛用这个线带着我走。”旁边人就帮他助念佛号,他就在佛号当中,作随佛往生想,来这样做临终助念。这种方法也传到了我们中国和周边的东南亚国家,包括日本,他们都有这样的临终助念方法。临终助念,一定要帮助他把念佛的念头提起来。临终助念的负责人要细微地观察,这个病人在临命终时有很多反复,有很多业障,你要具体地根据他的情况,及时地做开示,及时地让他放下一切,让他的心安稳在这句名号当中。

  所以,我们这个念头,在功夫层面为了获得往生的保证,临命终时一定要护念好。

  智者大师在《净土十疑论》里面讲,净业行人临命终时,在定之心,就是西方净土受生之心,这两心是同时的。当我们念佛,什么叫在定?就是禅定,禅定就是制心一处,无事不办。心念就在一点上,就在阿弥陀佛上,这就是在定。在定之心,这一念的阿弥陀佛名号,感通阿弥陀佛第十九愿现前,西方三圣来接引,拿着莲华过来。莲华就是我们净土的生阴,受身的那个中阴。所以,念佛行人是不经过通途的中阴身过程的,要七天乃至四十九天,第一个七天怎么样,第二个七天怎么样,他不需要。你临命终时,西方极乐世界的境界现前,马上弹指间、一念之间,就在七宝池的莲华中诞生,这两者是同时的。这种同时就有一个比喻,叫文成印坏。文成,就是印文,我们用一个泥巴或者蜡泥做一个章子,像公章样的,里面有印文,当你把刻的这个印按下去的时候,它的纹路,那个章子的线条就出来了,但是这整个线条的组成部分还是泥巴。所以,我们众生在娑婆世界的业报身结束,马上西方极乐世界莲华化身的法身慧命就诞生,是一个心,不是两个心,而且他是当下的、同时的。在阿弥陀佛的佛光里面,我们马上,所谓业报身的死,当下西方极乐世界就诞生,它是非常快捷的,也是非常保险的。所以,临命终时,唯此一念南无阿弥陀佛,更没有其他的念头,这就是在定之心。

  如果念头果然都是阿弥陀佛,如浑钢打就,那一定能见到阿弥陀佛,不会见到其他人。

  有很多修种种法门的人,他可能临命终时见到很多,一下子我的爹来了,一下子我的妈来了,一下这个来了,一下那个来了,这都麻烦了!你的爹妈都去世了,这时又来找你,你的爹妈在什么地方啊?说不准是冤家债主,叫做含笑诈亲。含笑,装作是你的亲人,引你到哪里去呀?引你到三恶道里面,跟你算帐去啊!《地藏经》里面就讲这个事情。确实有冤家对头找麻烦,要跟你怨怼了结债务关系。所以,临命终时,你见到任何人,你都不能跟他走,亲生爹娘你也不能跟他走,一定要等到见阿弥陀佛、观音势至你才能走。你就见到其他的菩萨都不要走,其他的佛也不要走。因为你是念阿弥陀佛的,一定要见西方三圣才走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有的是可能见到天上,忉利天、夜摩天、兜率天这些,来接我们走,你也不要走,如如不动,不求天堂,就求西方极乐世界。我们但念阿弥陀佛,一定就能见阿弥陀佛!我们每天发愿求生净土,也一定能生到西方极乐世界,不会生到其他的地方。我们一定要有这种自信。

  所以我们从功夫层面来说,也是要倡导努力,临终时正念现前。但是这里要注意了,万一不能正念,是不是一定不能往生?这就是有同修提出的问题。我们从正面阐释,一定要把这句佛号念熟,临命终时是这一念。那从一个解释系统来看,我们说取法于上,这是我们所要去追求的目标,也是万修万人去的一个保证。但如果一旦是横死,突发事件,没有办法在这一念当中是正念,这时候能不能往生?不能说这一念不是在阿弥陀佛这句佛号上,就绝对不能往生,没有在阿弥陀佛这句佛号上,有不能往生的现象,但是也有往生的现象。这就是我们所要表述的,就看他平时有否信愿持名,乃至一昼夜的功夫。这时侯,阿弥陀佛会在关键时刻,发挥他的不可思议的威神愿力,来给我们救度。一般的通途教法都说,在中阴身阶段都能得救度。那么我们临命终的时候,在意识的深层,乃至在第六意识昏迷的情况下,阿弥陀佛的无量光、无边光、无碍光都会在我们阿赖耶识的深处,发挥作用,导引我们前往西方极乐世界。这里面的内涵就更细微、更深邃,也代表着阿弥陀佛救度众生无所不能、无所不知的威神力量。这是在另外一个层面,要加以了解。

  谈这些问题,都是很细微的。一方面我们要正念往生,另一方面,你不能把正念作为往生的唯一标准,但是,我们说不能作为唯一标准,你就认为:“反正怎么样都能往生”,你就不去念熟这句佛号了。所以这些微细的差异,我们都要好好把握它,一定要把这句佛号念好。

  为什么当我们信愿问题解决之后,我们要打佛七,甚至精进佛七,每个月昼夜念佛,十天百万佛号闭关,甚至更长的时间闭关,我们为什么会采取这些方法来鼓励大家念佛,甚至印刷功课册,让大家记数念佛?无非就是让我们进入千念万念,把这句佛号念熟,就是这个目标。

  存之以诚,操之有素,这是一个净业行人真为生死,发菩提心,以深信切愿,持佛名号的一个具体表达。如果你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却一天到晚都不去好好念佛,一天到晚都在五欲六尘里面、妄想堆里打滚,这是不可以的。

  我们要把这现前一念安立在什么地方?以及临命终时,使这句佛号能够现前,我们平时就得要做功夫,而且要做钝功夫,才能够使这句佛号熟,熟就能生巧。你纯熟到那个分上,那就自在了,那就安心安乐了。阿弥陀佛在我们纯熟的这一念当中,就更能够把他的威神愿力,完整地在我们身心当中体现出来。那种体现出的情况,感通的美妙,都有很大的瑞相,那就有佛光啊,有异香啊,有天乐迎空,有幢幡过来啊,有莲台,大家都能得看到,西方三圣大家都能看得到,是这样的瑞相。所以往生瑞相的大小、有无,都是决定于我们的功夫怎么样。但是,能不能最后往生,还是要在信愿感通当中,去把它辨析清楚。这些问题都是多层面的。

  在这里,彻悟大师正面阐述我们用功夫该怎么去用,该怎么样保证我们临终决定往生,决定见阿弥陀佛的一个开示,我们要坚信,就能够把功夫用得上力。

精彩推荐